当前位置: 首页>>工作动态>>信息快讯
[纪念改革开放]纪检监察工作今又逢春——作者:市纪委原副局级纪检监察员惠瑞生

2018-07-24    字体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
 

白驹过隙,岁月不待。市纪委重新组建,伴同改革开放,已历40个春秋。往事在胸,感慨百端。

对于国家,大有大的;身为个人,小有小的机遇。我的长兄惠瑞鼎,曾是彭德怀、习仲勋主政的西北军政委员会,选派青海的首批土改工作组组长;次兄惠瑞轩,又是赴朝参战、亲身见证彭总“横刀立马”英雄气慨的志愿军战士。有此机缘,口耳相传,彭、习二公的为人、政绩,我不仅知之甚多,且心存敬仰,有一独特的亲近感。

1962年,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及其后多年,老牌政治扒手康生,对习仲勋在“土改”、“肃反”中坚持正确路线,从而使其“极左”美梦破灭的宿恨,捕风捉影,罗织罪名,千方百计迫害习仲勋同志。时任某厂团委副书记的笔者,心存正义,多有不平,私下对厂工会郭某,为彭、习二公冤案说过几句公道话,1966年“文革”中被其举报,使笔者深陷为彭、习歌功颂德、鸣冤叫屈的“反党分子”泥潭,以至被加罪状,百般打击,批臭斗倒,送医救治。是年十月,高烧乍退,即被发遣籍劳动。时情时景,可谓“秋风哀渭水,林冲叹夜奔”。当时年仅26岁的笔者,历尽了人生罕见的磨难、屈辱、凄凉和艰辛。以至45年之后,笔者临故道而落泪,尚发出“劫数隔山无奈,是途回首犹寒”的感慨。

十年浩劫,拨乱反正。彭总冤案昭雪,习公重新山。“惊泻天河,血腥顿洗”当年枉加笔者的精神枷锁一朝落地,笼罩心头的政治阴影雾散云消。已逾“而立”之笔者,悲愤出泥淖,炼狱筑干城,设身处地,将心比心,以己度人,洗冤纠错,义无反顾地投入落实党的政策工作。其间,笔者先后参与了本市某厂落实“双资”政策办公室、以及市直两个局级单位的“审干”和“三案”办公室工作等,历时七年,为近百名干部职工平反纠错。

其中,复查某国库党政一把手李某“双开”案件,至今记忆犹新。由于历史问题等错误,李在“文革”初期即被开除党籍,开除公职,遣返农村,遭遇丧子、亡妻之痛。本人连年申诉,要求平反。笔者接案在手,夙夜以兴,审阅案卷,内查外调。既坚持原则,又实事求是,为李洗冤纠错,恢复党籍和公职,并安排相应职务。当年平纠此案,声响震动较大,亦可谓笔者今生颇为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 1978年,市纪委筹建;凡十年,市监察局成立;又五年,市纪委、市监察局合署。鉴于笔者有上述经历,1979年经组织协调,先借后调,我进入市纪委工作,由常委会秘书起步,先后担任室主任、副局员,以及市委领导干部廉洁自律领导小组成员,和“三讲”教育巡视组、检查组副组长、组长等职,见证、参与了我市党的纪检监察机关再次创建、沿革等重大决策的产生和实施;有幸在时市委书记处书记兼市纪委第一书记邵武轩、市委书记处书记兼市纪委第二书记李万春,以及已有50年党龄的市纪委常务副书记段等老一辈党的忠诚卫士领导下,尽责奉职,反腐倡廉,整肃风纪,无私奉献,坚守党的纪检监察阵地数十年,直至2001年退休。

去年十月以来,党的“十九大”胜利召开,全国各省市县监察委员会相继挂牌,今年三月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,“国家监察委员会”正式组建,纪检监察工作迎来了又一个春天。笔者坚信:党风政风进一步整肃,指日可待;反腐败斗争深入开展,势在必行。

初衷荏苒,云舒云卷;彭总、习公,德昭功灿;七绝四首,聊以慰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横刀立马着鞭先,血雨腥风奏凯还。

 已是名闻天地后,叙功休教老臣寒。

(二)
          万言一纸上庐山,唯叹时失左右间。

   再挺红旗堪靖难,此心敢问九重天。

(三)
          欲罪枉加《刘志丹》,与之习老却何干。

  流迁岂了情钟楚,是有《离骚》日月悬。

(四)
          照金居北瑞金南,两地同仇血洗幡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不习公缄我口,而今春雨正田田。

 
【关闭本页】

 

版权所有:365一年备用网址 陕ICP备14000191号  Email:lgjzhc007@163.com

技术支持:西安市委信息网络中心